一秒记住【小说MM阅读网 collyd.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看最新章节就到网

    徐大师,钱已经转过去了,你看看。”

    女人斜靠在沙发里,狐媚的眼睛像是蒙了一层水雾,有些迷茫,却又风情万种的看着我。

    我掏出手机,看看上面银行发来的短信,点点头:“到账了,谢谢惠顾。”

    出了门,上了我的‘七手’QQ,回头看了一眼一夜风流的小别墅,一脚油门,驶出了别墅区……

    我叫徐祸,是市里一所医科大学的在校生。

    很多人都说这个名字不吉利,还有人说,这名字跟闹着玩似的。

    其实就是闹着玩,我跟自己闹着玩。

    三年前,姥爷过世,把乡下的房子过户给我,开户口的时候,我对户籍警说,顺道把我名字也改了吧。

    民警问我改什么名?

    想起姥爷在世时常说我是个不祥人,是活土匪、大祸害,我随口就说,改成徐祸吧。

    之前的名字是我老子给我取的,我四岁的时候,他和我老娘就离婚了,然后各自成了家,我就被丢在乡下姥爷家……

    总之,我讨厌以前的名字。

    姥爷虽然常说我是祸害,可还是一把屎一把尿的把我拉扯大,我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老爷子却走了。

    上大学需要很大一笔费用,姥爷是农民,留给我的存折上,只有四千块钱。

    我没找我那有名无实的爹妈要钱,而是干起了现在的兼职。

    姥爷留给我的,除了房子、存折,还有半本破书,没有书名,上面记载的,是一些驱邪捉鬼的法子。

    没错,我做的兼职,就是帮人驱邪。

    乡下管我这种非道非僧的野路子,叫做阴倌。

    还别说,这年头,找人驱邪的人还真不少。

    一开始接生意,我也胆战心惊的,后来慢慢发现,十次里头有八次都是疑心生暗鬼。

    我就像电影里的道士一样,装模作样的作一回法,再画几张黄纸符箓,就能换取不菲的收入,足够养活我自己了。

    当然,十次有八次是疑心生暗鬼,也还有两次是真邪乎。

    有一回朋友给我介绍了一单生意,雇主是个开餐饮公司的小老板。双方一见面,我一看他脸色就觉得不对。

    谈好价钱,我也没搞形式化的东西,直接画了道符,烧成灰,兑水让他喝了。

    结果,他喝下符水后不到五分钟,就哇哇大吐,吐出来的全是黑绿黑绿的污秽,里面还有活的蛆虫。

    那次我赚的最多,可是从那以后,我给自己定了个规矩:只接女人的生意。

    说白了,我做这一行的目的,就是招摇撞骗,混点小钱,够养活我到毕业就行,真犯不着招惹是非。

    女人自己偷摸的找人驱邪,那多半是疑心生暗鬼,搞些形式化的东西,就能蒙混过关。

    当然,我也算对得起她们,一是开价公道,二就是尽量给她们吃颗定心丸。

    就比如刚才那个住别墅的女人,就是个有钱老板包的金丝雀。因为老板和原配去了一趟新马泰,她就总疑心原配给她下了降头。

    我切切实实的给她服务到位,连着开了三个晚上的道场,着实卖力气。

    至于睡觉这码事,双方都有需要,你情我愿,也没对不起谁。

    虽然是野路子,可是因为开价公道,每每都能替事主息事宁人,慢慢的,我这个阴馆在圈里也小有名气起来。

    这不,又有人托关系找门路打来了电话。

    电话里,她的声音不冷不热,就好像是跟公园摆卦摊的老头说话似的。

    我无所谓,几乎每个事主在电话里都是这副腔调,对要委托的人,都是一种质疑的态度。

    挂了电话,我就心急火燎的开车往她给的地址赶。

    从上次开工到现在都一个多月了,我可是一个多月没沾荤腥了。

    我倒不是满脑子想的都是占便宜,关键对方是艺校的学生,而且给的地址不是校内,而是校外一个小有名气的高档小区。

    这个艺校是很有名的,也是市里一处‘靓丽’的风景。一到周末放学,校门口那些奔驰、宝马看的人眼花缭乱啊……

    到了小区,我给她打电话。

    两人一碰头,我眼睛就有点直了。

    一米七左右的身高,细腰长腿,窄肩宽臀。漂亮就不用说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屁股宽过肩……

    “你是徐大师?”

    她盯着我看,眼神有些疑惑。

    很明显,我和人们印象中的捉鬼道士形象差距太大了,不能给我的客户足够的信任感。

    我点点头,“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诡命阴倌徐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MM阅读网只为原作者阴倌法医徐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阴倌法医徐祸并收藏诡命阴倌徐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