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小说MM阅读网 collyd.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轻声嗤笑的话语音调不大,却清晰的落入了秦澜雪的耳朵里,他不知道何为变态?但他知道,这个词让他莫名的满意欢喜。

    当然,这些都比不过心口逐渐蔓延的满足与喜悦感,因为那句喜欢,他没听错,阿君在说她喜欢他……

    暗紫的唇肆意扩散开来,犹如一片沉静的湖突然涌起一道漩涡,不断的旋转着湖里的湖水,搅乱了一江春水的同时,带起了震撼绝滟的美丽涟漪。

    那双澄澈美丽的眼睛,素来倒映不近任何影响的澄澈,此时此刻唯有一抹身影。

    一张明媚精致的脸,一点幽蓝渐渐晕染了这张脸孔,与之慢慢融合带出了妖异诡魅又和谐惑人的美好。

    “阿君说喜欢我……”

    绝滟犹如山间迷雾般缭绕的清音,带着发自内心的喜悦,入了人类的耳更加诱惑灵魂。

    苏木君看着眼前笑颜如花的清秀脸孔,心中带起一丝浅浅的震动。

    没想到哪怕此时阿雪带着人皮面具,这一刻的他,这抹笑容,仍旧让这张清秀的面皮惊艳了万物。

    苏木君也笑了,笑容可谓放肆狂妄,一种超脱天地桎梏脱节,上天入地,宇宙万物都难以桎梏的放肆与张扬。

    带着自骨子里透出来的任性妄为与乖张幽邪。

    这样的苏木君,哪怕有着一张明媚如暖阳的脸,仍旧无法镇压这这一身肆意的美丽,给人一种,若是抛却这身躯,她的灵魂该是多么让人震撼……

    秦澜雪并没有发现自己的眸光随着眼底的身影越发锃亮澄澈,比冬日的雪还要明亮洁白,偶尔散发出点点幽蓝妖异的妖惑光泽。

    随即便见苏木君笑容一收,看着他的眸光认真而阴邪幽妄,唇角浅浅勾勒,粉红的唇吐露出一句让秦澜雪心脏狂跳的话语。

    “秦澜雪,我准许你做我的未婚夫。”

    秦澜雪静默的看着眼前的人,这个时候的他看起来有些怔愣,可那双澄澈美丽的丹凤眸所散发出来的诡异光芒,超乎了常人所有,那种带着淡淡幽蓝的光泽,是确确实实的绽放在了这双眼睛中。

    若是有旁人在此,定然会被这双杨经理异于常人的光芒所惊骇,就好像暗夜里的鬼魅,独有一双诡异又美丽的眼睛诱惑着人类走向死亡。

    秦澜雪……

    多少年了,他几乎不记得自己完整的名字叫什么,此时突然听到,这种感觉,难以形容。

    随即,秦澜雪捂着自己的心口,他不明白为何此时此刻他阴凉冰冷的心会跳的如此快如此强烈,好似已经不是自己的,好似有种无形的力量在牵引着它跳脱出来。

    这种奇异突然的感觉,让他有些新奇的同时又觉得莫名的危险,总觉得有人在夺走他的心,夺走他的命,而这个人,似乎是眼前的……阿君。

    有了这样的认知,秦澜雪的眼眸就变的有些诡异了。

    明湖深处的幽蓝迅速晕染覆盖,将正片澄澈的明湖彻底侵染成一片可怕诡异的幽蓝,连一丝白色都不再有。

    散发着阵阵阴冷骇人的死亡气息,好似一道通往地狱的大门,打开着迎接新的生命。

    苏木君亲眼看着秦澜雪那双澄澈美丽的眼眸,被妖异的幽蓝晕染覆盖,黝黑的瞳孔变得幽蓝,澄澈的眼白变得幽蓝,一双瞳孔完完全全变成了一片妖异的幽蓝,正如地狱里缓缓开启的通道……

    幽妄的猫眼里闪过一抹异样的光芒,苏木君觉得神奇的同时倒也不觉的害怕。

    反而有一种诡异的感觉,现在的秦澜雪就好像一个迷茫的孩子,本能的保护着自己。

    细白的手伸了出来,轻缓的覆盖在了秦澜雪捂住心口的细长手掌,轻语的低喃带着一股诱人的蛊惑。

    “阿雪,不要抗拒它,你的心在为我跳动,这是你喜欢我的证明。”

    “喜欢……”

    秦澜雪幽蓝诡异的眼看着搭在自己手背上的手,有些疑惑不解。

    随后抬头看向苏木君,看着她那双幽妄邪冷的眼眸,脑海里呈现出来的画面却是八年前秦宫初见的画面。

    那时候的抬眸,入眼的就是这样一双眼睛,幽妄邪冷,深不可测。

    “阿君……”

    秦澜雪的神色有些恍惚,他的思维和视线完全呈现在了两个平衡的画面中,可这两个不同的画面却又诡异的交融。

    渐渐的,那片犹如地狱般阴冷妖异的幽蓝犹如氤氲的雾气逐渐消散开来,雨过天晴后的澄澈越发美丽的让人窒息。

    在这突兀出现的美丽中,苏木君的心口毫无预兆的一跳,甚至有了一瞬间的窒息感和震撼感。

    美,一种超脱万物不存在于天地的美,这一片突然出现的澄澈已经美的足以致命。

    然后苏木君就看到秦澜雪笑了,清绝而美丽。

    “阿君,我喜欢你。”

    迷雾般的清音似是蛊惑又似是孩童清脆的笑音,却带着致命的干净诱惑。

    “阿君,我喜欢你。”

    这一句,似乎少了一丝迷茫,多了兴奋的喜悦。

    秦澜雪眸光专注的看着苏木君,澄澈中带着绝滟的笑意与愉悦,再开口的话语越发清绝随性。

    “阿君,我喜欢你。”

    是的,他喜欢阿君,这是他一直都知道的事情。

    时隔八年再次见到时,他更加确定他喜欢阿君,阿君是他的,他喜欢阿君眼里只有他,他喜欢阿君永远在身边陪伴他,他喜欢阿君喜欢他的喜欢,更喜欢阿君看到他的一切能力。

    可是他不知道刚才心口的跳动是为了什么,只是本能的察觉到危险,所以想要毁灭。

    只是这个人是阿君呐,他该如何毁了她,又能让她乖乖的陪在自己身边呢?

    就在他这样想的时候,手背上柔软富有温度的触感,让他又开始犹豫了。

    若是毁了阿君,无论他如何保存,是制成鲜活的玩偶还是傀儡,都是没有眼前的阿君有温度,又让他喜悦。

    所以这样的危险,他先承担下来好了。W

    若是阿君今后变得更不听话了,他再考虑是否把她制成玩偶吧。

    这是秦澜雪当时捂住心口的想法。

    苏木君虽然不能确定,却能从他突然变色的眼眸中猜到很多,那浓重的阴凉死亡,充斥满了扭曲的黑暗。

    这也是为何她会出手安抚,为的就是让秦澜雪明白,她这个喜欢,必须是鲜活的才好。

    至于秦澜雪的喜欢,苏木君更明白,那是属于变态的喜欢,不是寻常人的喜欢,可尽管知道,她还是承认了心中的感觉,选择抓住了眼前这只病态黑暗的危险娃娃。

    因为她会让这份属于变态的喜欢,成为永远听话不会伤害她的喜欢。

    苏木君浅浅的笑着,笑容同样愉悦又肆意,看得出来她是发自内心的愉悦,不过那双猫眼却有着莫测的妖华之光一闪而逝。

    狩猎变态,赢了多个病态忠犬的伴侣,输了同归于尽,这个赌注她很喜欢。

    院子里,淡淡的花香,苏木君和秦澜雪这两个年纪小小的少男少女就这样对立而站,相视而笑,可是这两张愉悦的笑脸明明是发自内心的喜悦高兴,却带着让人心惊肉跳的诡异。

    不得不说,苏木君会吸引了秦澜雪,某种意义上来说,苏木君也是一个病态者。

    只不过她是一个徘徊在正常与非正常交界的病态者。

    就在这个时候,好巧不巧的正得了消息要来跟苏木君汇报的凤夜,将这一幕看在了眼里。

    顿时不受控制的浑身一颤,那双素来冷锐的眸子也翻起了一阵惊疑不定的海浪,隐隐还带着点惊悚的波澜。

    苏木君见凤夜出现,就转头看向了他,凤夜这才回神的低敛下眼眸不敢在多看一眼,甚至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刚才他看到的这一幕可谓美好和谐到了极致,可这让人莫名惊悚的感觉又充满了不知的危险。

    等等……

    这个少年是谁?

    凤夜脑海里后知后觉的闪过一道疑问,然而还不待他多想,耳边就传来了苏木君清浅邪冷的话语。

    “什么事?”

    凤夜神色一正,禀报道:“回主子,定国侯府已经将掌握的线索全都抛出,现在刑部的人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原本指向宁王的证据除了死去的张开府外,都被一一破解,而定国侯府抛出的线索也将瑾世子牵扯到了焱王一案中,不过目前只是配合审问,楚皇并没有对其展开行动。”

    苏木君听言,幽冷一笑。

    “楚文清手里掌握的不过是一些线索,并没有确切的证据指向楚文瑾,最多是让他卷入此案,还不至于让楚皇有所动作。”

    “主子,我们要出手吗?”凤夜看向苏木君,眸光却不自觉的瞥了一眼旁边陌生的少年。

    苏木君轻笑,饶有兴致道:“也好,也是时候给宁王一些消息了,毕竟污泥里打滚的人多一些才好玩~”

    随即,苏木君看向凤夜:“这件事情我亲自去办,你让人继续盯着各方动态。”

    “是。”

    凤夜见苏木君没有什么其他的吩咐就没有多留,也没有多问,便闪身离开了。

    秦澜雪看着笑容邪冷难测的苏木君,疑惑道:“阿君想让他们两败俱伤?”

    秦澜雪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感觉到苏木君并不打算就此扳倒他们其中一个,或者将两个都如同焱王一样扼杀其中。

    只是这也是他不明白的,为何不借此再毁了一方。

    苏木君看秦澜雪带着点点求知欲的眸光,难得心情好的给秦澜雪又上了一课帝王家的权谋课程。

    “焱王虽是遭人陷害,可如今人已死,一旦确定是楚文清或者楚文瑾其中一个是幕后操控着,楚皇也不会再如同对付焱王那样,要了他们的命,皇室已经死了一个王爷,若是没多久又死了一个,不但对声誉不好,还会动摇国本。”

    “楚皇对焱王虽然出手绝情,却是因为焱王一案威胁到了江山,而楚文清和楚文瑾不同,他们是陷害手足,虽然同样罪不可恕,却不至于像焱王的处境那般无可转圜。”

    “最后的结果,最多就是发配封底,只要人不死,自然还有崛起的机会,而我要的,是永无翻身的结果,这一次不过是借机打压他们的名声做下铺垫而已。”

    秦澜雪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其实在他看来,直接全部宰了最省事,不过他也知道苏木君更喜欢让人生不如死希望落空的绝望。

    秦国那些人,他或许该试试阿君的手段,最后再把他们做成玩偶……

    此时的秦国人还不知道,他们在不久的将来,即将迎来一位凶残变态的可怕帝王……

    当天晚上,苏木君换了一身男装,修饰了面容再次扮成了半月公子的模样出现在了定国侯府。

    苏木君并没有去找定国侯或者兵部尚书卢弘杰,而是找了卢瀚安。

    卢瀚安最近都没有时间去酒楼喝酒,都在忙着焱王一案牵扯出的事情,这时刚和老爷子汇报了工作回到了自己的院落。

    可院落里突然出现的人影却吓了他一大跳,脸色瞬间一沉,张口就喊:“来……”

    人字还未脱口,就听到了一道冷淡带着点点嫌弃的熟悉声音。

    “卢公子是做了什么亏心事,才担心被人杀了?”

    平缓的音色终是让卢瀚安硬生生将未脱口的话语给咽了下去,看着月下转身看来的声音,带着怒火与冷意的眼多了一丝惊诧。

    半响才黑着脸压下了心中对于苏木君带来的惊吓,以及话语里带着的嫌弃所引发的怒火,却也没那么大方的笑出来,只是沉着一张脸问道。

    “半月公子怎么会出现在这?”

    至于半月怎么进来的,卢瀚安并没有去探究,因为他在楚文清那里听说过半月神出鬼没的‘探访’,王府他都能悄无声息的进去,何况是定国侯府。

    苏木君看着卢瀚安忍着怒气的模样,眸底冷笑一闪而逝,这个卢瀚安虽然有些脑子,可惜是个自傲又自以为是的公子哥,虽不会败事,却也成就不了什么大事。

    也不与其废话,一封信脱手而出,朝着卢瀚安丢了过去。

    苏木君并没有用多大的力道,而卢瀚安身为将门之后,多少也学过一些武艺,所以轻易的就接住了苏木君丢过来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朕就是这样的万人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MM阅读网只为原作者群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群潋并收藏朕就是这样的万人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