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小说MM阅读网 collyd.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杜哥冷笑一声说:“安鸾才刚走,我杀了你,岂不是黄泉路上她都不安宁,你不能死,你得好好的活着,痛苦的孤单的活着,在将你犯下的错全部加倍偿还之前,我不会让你死的。”

    纪云天突然大声笑了起来,笑的眼泪都失控了。

    知道纪云天是不会走的,杜哥接过身边人递过来的伞,走远几步之后回头看向纪云天,他靠在墓碑上,紧闭着眼睛喃喃自语,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从墓园出来,老三轻声问:“杜哥,你这样做,真好么?”

    “没什么好还是坏。”杜哥将墨镜带好,他不想别人看到自己眼中的真实情绪。

    老三让司机开了车,很试探的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样呢,嫂子她……”

    杜哥微挥了挥手道:“不必说了,谁都没有对错,我们不过是在错误的时间,遇到了正确的人。”

    老三的电话响了,他听了几声之后挂断,回头看向杜哥说:“已经都准备好了,马上要登机,你不去看看么?”

    “不去了,既然还了她自由,还去自寻什么烦恼。”杜哥说罢转头看向窗外,这周围的树郁郁葱葱,将她的衣冠冢留在这里也好,也算是他的一个念想。

    “她的生活费,按期匿名汇过去,那个帮助她的男孩子,也给他一笔钱,安鸾在的时候,曾欠过他不少房费。”

    ——后记

    (一)

    时光荏苒,她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太可能回这里了,得知这次美术交流会将在这里召开的时候,她内心是纠结的。

    在意大利的这五年,她每天除了画画还是画画,真的心如止水。

    五年前的那一切,就好像是她上辈子一样,在她重新在医院醒来的时候,得到了刷新和重生,她伤了脑子,记忆力也衰退的厉害,所以对痛苦和悲伤的感知能力也弱化了。

    安鸾没想到自己能活过来,也没想到她醒过来之后不久,就有人将她隐秘的藏了起来。

    其实她知道,这都是杜哥做的,但是他再也没有出现在她面前过,对外可能宣称她已经死了,毕竟如果她不死,连伤两人的罪责总是逃不掉的。

    被藏起来隐秘生活,养好伤之后不久,她收到了来自意大利佛罗伦萨美院的入学邀请。

    曾经她居住过的那家旅店的小男孩,整理了她所有的画稿,将它们不停的发向国外的各个美术学院,真的就被其中一位老师看中了。

    这是她生命中最大的意外,也是来自命运最及时的馈赠。

    飞机落地之前在上空盘旋,等待降落的指令,她透过窗户望着离开了太久的这座城市,不管这里的伤心人是如何经历自己的磨难的,城市永远矗立在那里,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只属于自己的魅力。

    “这里可真美。”她的导师是位慈祥的老人,她在安鸾求学的这几年里对她非常照顾,不管是语言还是文化修养方面,都给了她巨大的帮助,安鸾也非常争气,心无所扰,一心创作,在求学期间就已经办了属于自己的个人画展。

    所以这一次来中国交流,她是一定要将安鸾带来的。

    交流会规模很大,安鸾的画被选中了二十多副同时展出,她再也不是以前那瘦弱无力的小女人了,意大利美味的食物让她健康不少,因为也算是半个艺术家了,穿着打扮也处处透着文艺范儿。

    毕竟展出作品很多,她得出席不少问答会,还要向交流学习的其他艺术家讲述自己的创作心得,而且她的导师中文不好,也需要她时刻跟在身边。

    安鸾静了这么多年的心在进入展会的时候有了些许波动。

    她是有怕见到的人的,可她又安慰自己那不可能,不管是纪云天还是杜哥,都不是会来看美术展览的人。

    她只需要静静的办完展览,再静静的离开,便好。

    (二)

    城外女子监狱,明显发福的千惠被带进了探望室,看到对面这个陌生的男人,她不太理解是什么意思。

    “你是?”林千惠坐下之后先开了口,对方微一笑,将本在手里捏着的珠子带回了腕子上,静静的笑望着她一会儿,突然站起来,理了理自己的衣服说:“知道你为什么会被加刑么?”

    林千惠突然就激动了,但是被手铐紧着她也动不了,更不敢大声叫喊。

    男人阴冷的看向她说:“不仅会加三年,之后还会有五年,十年,只要我活着,你就不别想出来了。”

    (三)

    安鸾所有的画都被一个匿名商人买走了,对方不需要她对作品进行任何姓名签署,也不用她出具作品证书。

    每一副,他都给出了高出作品价格三倍的价钱。

    回意大利的飞机上,安鸾看着那位商人托人送给她的名片,没有姓名,没有电话,没有地址,只有一个电子邮箱。

    漆黑的一张纸,在纸的最下端,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个玫瑰花的轮廓,像是和什么玫瑰形状的东西经常放在一起,压出了痕迹。(全文完)

章节目录[Enter]

纪云天安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MM阅读网只为原作者纪先生既放手就别回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纪先生既放手就别回头并收藏纪云天安鸾最新章节